首頁 > 教育資訊
合作熱線:13038441234

毀滅民族從文化開始,毀滅文化從教育開始,毀滅教育從教師開始

2019-10-22 09:38:10 來源:保民傳媒網 責任編輯:康英 閱讀量:

 毀滅民族從毀滅文化開始,毀滅文化從毀滅教育開始

有些東西,破壞很容易,建設太難。

 

建筑如此,社會秩序如此,內心的思維習慣也是如此。

 

我們常常重復犯一種低級的錯誤,擁有的時候不知道珍惜,直到失去了方懂得可貴,可惜后悔晚矣,徒留萬千遺憾在內心。

 

要想毀滅一個民族,當然從毀滅它的文化開始。鯨吞不可能做到,那就像蠶吃桑葉一樣慢慢地侵蝕,溫水煮青蛙一樣,讓你在不知不覺當中麻木,喪失戰斗力。

 

而要從根本上毀滅一個民族的文化,最便捷的方式莫過于侵蝕乃至顛覆它的教育,以一種溫和的、漸進的、習焉不察的方式。

 

是誰如此熱衷于妖魔化我們的教師?一個民族,如果到了連學校連教師都無法信任的地步,甚至帶著有色眼鏡去觀察去理解教育,以一種“莫須有”的敵意心態對待教師,你還能把孩子交給誰?你的這種心理影響下的言行舉止又會如何引導你的孩子?如果對教育失去了虔誠和敬畏,如果對傳承文化塑造靈魂的教師失去了真誠的信任和敬重,這種環境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將是什么樣子?

 

 

熱衷于曝光教育或教師負面新聞的各類媒體初衷何在?
最近,各路媒體很熱鬧,很興奮,似乎彌漫著一股打了雞血般的熱情。

 

注意過沒有,只要你打開網絡,幾乎天天都會有“禽獸教師”“變態教師”的惡行曝光:某個大學的教師與女生不倫之戀啦,中學的班主任利用談話方式猥褻甚至強暴少女啦,鄉村小學接近退休的老教師奸污班里幾乎所有的女生啦,更令人發指的是某幼兒園的“狼外婆”以變態的方式性侵幼童啦。除此之外就是某某教師收取紅包給學生調位置啦,節日向家長討要禮物或者推銷某種商品啦……

 

天天有,處處有,給人的感覺每一處學校都不安全,每一位教師都是禽獸。突然讓我產生了一種可怕的念頭,仿用一句有名的話就是“偌大的中國,竟然找不到一張干凈的講桌”!我不知道編發這種新聞的初衷是什么,我也不想品味事件背后的文字里隱藏著什么樣的態度,但我卻在真心憂慮,教育頻頻以這樣的方式被關注,教師以這樣的角色成為各路媒體的寵兒,教育話題以這樣的面目成為整個社會的熱點究竟是喜還是悲?

 

這些被媒體熱衷報道的新聞傳遞給民眾的是一種什么樣的情緒?這種情緒一次又一次地被喚醒被強化會給普通民眾什么樣的心理暗示?這種情緒或暗示在一次又一次的疊加和強化后會形成一股什么樣的力量?這種力量積蓄到一定的程度將會以什么樣的方式爆發?

 

也許有朋友坐不住了——你這樣說,教育難道是老虎屁股摸不得,難不成任由你們在校園里做惡,我們還要敲鑼打鼓唱贊歌不成?

 

不是諱疾忌醫,明明是“瘡”,誰也不能夸它是“鮮花”,說與不說,它都在那里。指出那個“瘡”來,讓人警惕趕緊療治這當然是正理,這當然必須歡迎!但我想說的是,這些熱衷于曝光此類新聞的各類媒體初衷何在?到底是真的關注教育追根溯源查清真相懲前毖后治病救人呢,還是僅僅熱衷于事件本身的爆炸性甚至過分渲染夸大其辭吸引眼球以博名利呢,甚至是以一種陰暗的心理尋求變態的平衡呢?

 

林子大了,什么樣的鳥都有。任何群體內部都可能有敗類,教師作為社會群體中極平凡的一員當然也不可能避免,更何況這個群體非常龐大,教育程度、文化修養、道德素質等等差別明顯,難免魚龍混雜。這是無法回避的事實,但我們更不能忽略另一個事實,這些敗類、禽獸不能代表整體,我們不能因為它們的存在而忽略了絕大多數人的努力,更不能因此而抹黑甚至妖魔化整個群體。

 

有人跳樓了,只要他的身份是學生,那就一定是學業負擔過重,思想壓力過大,教師侮辱和歧視等“冷”“熱”暴力;有人弒母了,只要他的身份是學生,或者曾經是學生或者應該是學生,那禍根一定是教育的悲哀,是畸形的教育制度和無能的教育從業者,更可笑的是就連那些被揪出來的大小貪官,也能被天才的媒體聯系到教育的缺失!

 

于是,不知從哪一天開始,人們在談論教師的時候,語氣里多了鄙夷,目光里多了法官的審視,嘴臉上多了居高臨下的威嚴和正氣,在越來越多的人們口中,教師似乎除了變態的體罰和言語侵犯,就是伸著長手討索禮物,或者鉆到錢眼里成了“二道販子”“黑中介”。

 

 

醫生和教師成最危險最齷齪的職業,誰的悲哀
醫生和教師,對于最大基數的普通老百姓來說,理應是兩個最值得信任最具有親和力的兩大職業——一個拯救肉體,一個塑造靈魂;一個修補過去,一個引導未來。可恰恰是這兩個職業,成了目前天底下最危險最齷齪的職業,我實在不明白,這到底是兩大職業的悲哀,還是這個社會的悲哀!

 

有高人總結出這兩大職業的共同特點,一是從業人數最多,和老百姓聯系最密切因而也就最直接地生活在老百姓的眼皮子底下被監督;二是這兩大職業最好惹,沒有比這兩大職業更能印證“公仆”的內涵了,無權無勢最多也就是個稍微體面的出苦力流臭汗的,誰都敢惹,誰都能惹,而且事實一次再一次地證明,只要你能“鬧”,你就一定會勝利,至少會獲得豐厚的經濟賠償,這醫院和學校變成了神話中的唐僧肉,既然這么好吃,誰不吃才是孫子。

 

明明沒過錯,卻偏要咬碎了牙咽到肚里,明明是無理取鬧撒野耍橫卻偏偏獲得了賠償,長此以往誰還會相信正義。

 

這個社會,最苦最累的莫過于老百姓,但最容易被牽引被操縱被綁架被激怒的也是老百姓,為什么呢?一是因為他們可以占有的公共資源少,少得可憐到幾乎沒有;二是因為他們獲取信息的渠道狹窄,獲得的信息不僅量少滯后,而且極有可能是被人過濾或者加工了的“二手信息”,有相當部分可能偏離事情的真相;再有一個就是因為在事情面前,他們更習慣用耳朵用腳用拳頭而不是用腦子去思考。

越是窮人越忌諱別人說自己窮,就像阿Q忌諱別人

 

說“禿”說“癩”一樣。這是一種病態的保護自尊的方式,這種保護恰恰表現出他們骨子里的自卑——我知道,說這話是極易給自己招罵。之所以敢這么說,不是因為我高明,恰恰因為我自己就是小老百姓,最最普通的小老百姓。

 

我突然想起了一句算不上笑話的笑話,大意是說乞丐不會攻擊富翁或者皇帝,他們最不能容忍的可能是和他一樣的乞丐為什么突然討到了饅頭。

 

 

教育退了光環,教師成了小丑,教育崩潰了,國家走向何方?
爺爺小的時候,全村只有一個都私塾的先生,全村人都恭恭敬敬地稱他為先生,每逢過年,幾乎家家老小都會去給先生拜年,條件好的家庭還會帶著精心準備的禮物,由主事的長輩領著學生去感謝。

 

爸爸小的時候,村里如果誰家有個小學畢業的孩子,簡直會讓別人羨慕到死,說到學校大家都覺得那是個神圣的地方,似乎在那進進出出的都是將來有出息的人,平常要是哪個人偶然進一次學校,滿腦子都是虔誠和敬畏。

 

到我上學的那會兒,我和小伙伴們因為淘氣被老師責打簡直是家常便飯。雖然挨打的當時心里也會罵幾句老師,但從來沒有一個人敢表達出來,回到家更是萬分小心掩飾,生怕被家長看出來。如果被家長發現在學校挨揍了,那等待的一定是又一場飽揍,力度絕不比老師輕——因為家長認定一個事兒,挨老師打的一定不是好學生,挨打說明你做的不好,或者做了錯事。

 

可到了現在,真有點看不懂了,按說家長的文化素質肯定要高于以前家長啊,為什么在這事上反而讓人看不明白了,難道學校的老師們閑得爪子癢癢非得批評你家的寶貝啊?難道學校的老師和你上下十八輩子有仇啊非要為難你的孩子?難道學校的老師們不知道現在的孩子都是獨生子女個個都是“小皇帝”“小公主”惹不得碰不得嗎?明明知道還要大著膽子逆龍鱗觸霉頭, 如果不是出自責任感和職業道義,那就一定是弱智是傻瓜是瘋子啦!

 

于是,一等聰明的人遠離教育,即使不幸進了這個圈也迅速逃離;二等聰明的人遠離教學一線謀個教輔之類的差使;三等聰明的呢,既然無法逃離講臺那就管好自己,暗自提醒自己千萬不要想什么責任和道義,教自己的書上自己的課,如此而已。

 

教育是神圣的,教師是令人尊重的,我們中華民族歷來就有尊師重教的優良傳統,可不知從哪天起,教育退去了神圣的光環,教師異化成了小丑一樣的角色,真不敢想象,一旦國家的教育崩潰了,這個國家將走向何方?

 

但愿以上胡言亂語,只是我個人的杞人憂天。

 

 

媒體,你們的責任感,職業道德,社會良知呢?
不得不再一次提起媒體,以及那些主管媒體的職能部門,假如有的話。

 

對社會上存在的各種假惡丑臟黑等現象,曝光是必須的,就是應該把它們曬在太陽底下,曬在廣大群眾眼前,接受社會監督,形成積極的社會輿論,直到最后根除。

 

沒有死角,沒有特區,作為大眾關注的教育更不例外。

 

但也應該思考,有些媒體為什么熱衷于報道某一類新聞,難道真的是出于莊嚴的責任感和良知?假如是,那為什么你們熱衷報道的永遠只是“事件”本身,在報道的時候為什么有選擇性的“失聰”或“失明”?為什么報道的時候經常會刻意的渲染什么同時又刻意地忽略什么?甚至更有一些不良媒體把此類新聞與“演藝圈緋聞”“女星床事”八卦在一起?在你搏“出位”的同時是不是也“失了位”?在你算計著“流量經濟”的時候是不是想到過“公眾良知”?

 

需要改變,當然不僅僅是媒體,當然也不僅僅是教育。

 

 

教師就成了倒霉蛋兒
我幾乎不看近代史,內心里本能地抵觸那段讓人沮喪的往事,抵觸但無法改變,所以遠離。

 

每一次簽約,幾乎都是把男人的淚生生地咽到嘴里然后腆著臉跪在那里討個別人歡喜。明明人家騎在了你的脖子上拉屎,你還得仰著頭笑著夸別人的屁股真香——奶奶的,什么東西!

 

明明是學生犯了錯,明明學生出事和學校扯不上半毛錢關系,明明學生頑劣異常在家里打爹罵娘無法無天,可只要出現什么事兒,三番五次的較量過后,架不住各級頭頭官官們恩威并用軟硬兼施,最后學校、教師就成了倒霉蛋兒,落得個灰頭土臉賠禮道歉補償損失。

 

息事寧人,我“寧”不了別人,難道還“寧”不了自己?

 

可別忘了人家專家的名言,這天底下“沒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老師”。

 

別給我扯什么沒用的公理和正義,為領導分憂就是鐵律,忍辱負重就是大局。

 

魯迅說“我一向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中國人”唉,提他做甚,魯迅死了!
(作者簡介:陳年老九,男,山東東平人,中學高級教師。)


[責任編輯:康英]

推薦文章

頭條信息

熱點文章

聯系我們:QQ2512100

聯系電話:13038441234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關于我們廣告服務免責聲明招聘信息聯系我們

Copyright 2015-2018 © baomincm.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備案:陜ICP備16015002號-2 公安備案:61060202000182 技術支持:好客網絡

本網法律顧問:陜西圣地律師事務所 劉勝斌律師 電話:13891115155

高频彩山西11选5